我是渣三

我已经报警了

给列表前辈画的,因为不熟悉kibo所以可能画的ooc

很早以前画的东条姐姐,把下半身的裙子也画完了,也很糙

p1我刚刚改的图,p2原图,活生生把狛哥改成小吉……第二张侵删致歉

犬妈画了91days里的安杰罗!!
论渣三的女神为何如此高质量高产

呜呜呜犬妈女神画的清光老婆和安定都好可爱……犬妈为何如此高质量高产『暴风哭泣』他们画的太好看了太好看了太好看了×100……

【静临】r18. 我想静静

   其实写这篇文章的灵感就是最近很喜欢……izaya,对了,是后面有肉。

◢一◣

池袋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安宁呐。

池袋是一个被“网” 控制的城市,那个名为折原临也的情报贩子是如同蜘蛛一样的存在。
整个池袋大概只是他的一个算盘?
他布下了巨大的网,对没错是“网”,而且并没有躲开“池袋最强”。

这一切都是因为临也深爱着人类哦。

尽管平和岛静雄也在掌控之中……

“但我果然还是最讨厌小静了呢~”
临也一边飞快的跑着,一边回头做出夸张又欠揍的笑脸,他酒红色的眼睛里充满了嘲讽。

当然今天的路牌依然……没有看到 ,并被发现在静雄的手上。

大街上谁不认识那个被称为“池袋暴君”的黄发酒保服,或许他每天都追打着临也已经成为池袋的日常了。

“饶了我吧,小静~”
临也的笑容越来越灿烂了,表面上在求饶实际上手里的小刀正对着静雄的脸。
那把刀在阳光下仿佛能刺瞎人眼的锋利,特别是刀尖上闪着的特殊材料特有的蓝光,在静雄的角度看很容易就被激怒了。

结果临也一闪,转过头接着逃-_-||
这成功的又增加了静雄的愤怒值。
呵呵,临也你这混蛋是在耍我还是要和我比赛跑啊?

“咣duangΣ(っ °Д °;)っ”一声巨响,临也腿边的红色轿车后备箱被砸的稀烂⊙▽⊙……
可是这一切临也看来一点都不害怕啊。

“哎呀~好可怕好可怕~”
临也朝小静抖了一下,笑着做出被吓到的样子……

其实刚刚静雄真的瞄准了临也才扔过路牌的-_-
但是临也的身材好啊……
而且他坏啊……
所以随便一闪就躲过去了
临也也是预算好这一切的吧……
他很喜欢借别人的手破坏东西,谁让自己爱人类,但他不自己亲自砸坏人类的东西,难道因为他觉得看人类与人类之间相互伤害更好玩?

嗯……搅屎棍。

对不起并没有骂你们是屎。

“……”静雄现在头上都是可怕的青筋。
突然,他暴怒的脸上露出了如痞子一般恐怖的笑容,呵,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i- za-ya- 君……呦……”他故意念着临也的名字拖的很长,引的路人一脸惊恐。
结果他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台自动贩卖饮料机……饮料还在里面晃得东倒西歪,静雄大叫一声然后把它举到了头顶,路人甚至还在拍照呢-_-||,
临也笑着站在后备箱后面看他朝自己扔过一台巨大的物件……

就在这时!
警鸣声响了,是朝这边开的。

你们猜是谁报的警?
对没错就是临也这个作死小能手。原来他在跟静雄打架前就已经报好警了,嗯……真是辛苦你了临也。
他打算的就是等警察来了看到被砸烂的车,自己再添油加醋几句,然后呢~小静可以成功的进监狱待几天了哈哈哈。

静雄暴怒的脸上多了层懵逼。

“啊啦,没想到连时间都算的这么准呢~”临也更得意了,“不过还是有一点疼啊 , 小静好粗暴的说~”
他躺在地上,头上的血顺着脸颊流下来,在脸上划了一条在我看来很美的血迹,再顺着耳朵流到地上 , 好吧,路人终于被吓跑了。
临也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帅出了新高度?

本来临也是笑着的,而且笑的很好看,警察一走过来他就升仙了一样,一副快死了的表情,这演技可以得到一个奥斯卡小金人-_-||
静雄当然不能不承认车是他砸的……但-_-||
“那个混蛋是自找的啊,警察!!!”
“咳……警察先生……一定要将他这种恶人绳之以法啊……”临也半眯着眼躺在地上,努力的……憋着笑装出很痛苦的样子……
静雄心里正在想:临也我去你奶奶个大鸡腿呦!
于是他大叫“那你现在赶紧给我死去啊!!!”
静雄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可以,临也这次的作死算盘计划的很好,很会玩。
可也付出了流血的代价呢,所以说其实能算计别人的人并不能确保自己不会受到伤害。

我说这话的的目的就是告诉在座的中二骚年们,一定不要算计别人,没准你的智商没有对方高。

当然临也是不一样的。
他可是妖怪啊。

……

所以,静雄被绳之以法了。警察载着小静开车跑了。
“好痛哦……”
注意,临也身上还压着重物呐!可是流血了很疼的诶。
嗯……真的好痛,感觉大腿被压麻了……
他微微皱了皱眉头,缓缓的摸到手机。
“喂,新罗来救我吧,我被饮料机压到了,要快点哦不然我可能就失血而死了,我就躺在你家门口的大街上。”

过了半个小时后!
新罗把临也狠狠地坑了一大笔钱。
很好,这很新罗。
“下次我是绝对不会来救你的。”新罗一边包扎一边说。
“哈?那我会死哦。”
“死掉就行了啊,哈哈哈哈……放心临也,你的葬礼我是绝对会去和大家一起放声大笑的哈哈哈哈……”
“嗯,那我就放心了。”
额-_-||诡异的对话……

◢二◣
静雄非常的暴躁,不对,是……安静……他安静到有点可怕了,就像狮子在发威前都会装出没有攻击性的样子。

然而静雄不是装的,他只是在憋着怒火。肯定心里很烦躁吧-_-||

虽说只是在这个破地方拘留几天,只要不想到临也的话,这只黄毛狮子还是很温顺的,他一直在安慰自己,告诉自己是因为砸坏了路人的车才被拘留的……是的,跟折原临也没有关系!
嗯……
嗯……绝不能想到临也这个魂淡,不要想不要想不要想不要想……个大西瓜啊!!!呃啊啊啊啊啊!!!魂淡!!!可恶!!!想到这里,静雄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不停的摩擦着手指和掌心,从喉咙里发出一种很明显已经暴怒了的声音,静雄终于不能亚撒西了……
“咔嘣⊙▽⊙”
椅子腿被静雄掰断了,他手里握着一根木头怒视着拘留所的小铁门,那是怕静雄的怪力砸开逃走,特意加固过的,难道还会导电?
他把木头扔了过去,结果一阵恐怖的电击声……木头最后焦了。

所以说

现在是几点了?
12点?1点?
临也意外的今晚没有在上聊天室,连自己都觉得很奇怪……现在他的大腿和腰部仍留有被饮料机压过的酸痛,临也开始莫名的觉得很乏味, 很烦躁,他胡乱的扯下了头上伤口的胶布……到底心里觉得少了点东西⊙﹏⊙是什么呢?

“诶……我居然在想小静啊?果然没法骚扰小静很无聊吗,可是总得做点什么吧,一晚上浪费就太可惜了……”
临也靠在椅背上,仰着头在想着什么,月光从窗户射了进来正好洒在微微睁眼的临也脸上,把长长的睫毛映得一清二楚,临也那个手搭在椅背上的姿势,从远处看的话……
我给这张图起个高端大气的名字,就叫做

哎呦我去-真-tm-美如画。

于是临也开始了一个新的作死计划--去拘留所骚扰小静。
“因为实在太无聊了啊~算了,就算不能活着回来也不要紧了。”
可以,这很临也。

小静此时一阵怒火憋在肚子里,由于椅子被自己弄坏了,所以他只能靠墙站着……忽然一个骚气的小动静穿进他耳朵:
“嘿~小静这么晚还没睡呢,是在想人家吗~我可是在想你呢~小……静⊙▽⊙”

小静此时表情
Σ⊙▃⊙||
然后瞬间变成 
(#〝▼皿▼)
诶呦你还真是猜对了啊临也,我真的在想出去怎么打死你啊?

因为房顶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个小口,其实那是个小门,明明上锁了,可是凭临也的智商四秒钟就弄开了……它正好可以穿过一个人!
静雄看到了一个在他眼里十分猥琐的头从房顶探出来嘲讽着他……
“小静你要是想打我就快出来啊,话说你真的好笨哦~连你弟弟养的猫估计都会想到撬开房顶的这个小洞吧,你居然能想到去砸这个电门,哈哈哈……也就是说你连猫……”临也还没说完静雄就飞快伸出手想抓住他并拖下来,临也的反应力这么快当然没被抓住-_-||
静雄的表情开始阴吹斯汀了,临也这混蛋是要逼我上去啊。
“小静你需不需要我拉你一把啊?⊙▽⊙”
“给我在上面好好等着啊!!!”
静雄踩着墙壁一下子就跳了上去,然后一把拎起正露出欠揍笑的临也,慢慢的往前走。
果然外面的空气就是好啊。静雄在心里想着。
“小静,在往前走可就掉下去了呦。”
此时静雄和临也都笑的很阴吹斯汀。不对,临也是笑的邪气。
“呐,小静,你是绝对不会把我扔下去的吧?”
“嗯对啊。”静雄说完就撒开了手,临也的笑脸一步步从房檐上移动到房檐下,然后消失了,掉下去了诶……

但!
就在这时!

小静的手突然往下伸并抓住了临也的手!临也此时的处境就像是吊在空中一样。呵呵。
临也这时候很冷静的眨着眼睛和静雄对视。
过了一会儿,临也终于又说话了“小静,我很重吗,还是你觉得吊着我很好玩啊?”
静雄把临也拉了上来,
然后,
没等他站起来就一下子把他摔在了地上。

临也还真的有点猝不及防的样子,啊啊,这么猛烈的撞击,小静干嘛这么粗暴嘛……头上的伤好像又裂开了?
又流血了吧?

可是为什么感觉我的处境怪怪的……
算了有什么嘛,反正自己也是喜欢……诶?
Σ(°Д°;
等等……
我……原来喜欢小静吗?

哈哈哈哈劳资我可是爱着70多亿人类的啊,平和岛静雄算个鸟啊,对嘛对嘛就是这样,可是这种能徒手摔饮料机的家伙……能被称为人类吗?
临也突然觉得这种感觉有点糟心。

“你现在终于逃不掉了对吧?哈!”静雄紧紧的摁住临也的手腕把他压在地上,额,临也这个淡定。
“小静,你不觉得这个姿势有点羞耻吗……”临也居然不听大脑控制的说了这样一句没脑子的话,劳资可是新宿最恶的情报贩子折原临也啊,这个时候不应该说的是   哈哈哈哈小静你想用这种方式来挑战我吗?或者是   来啊互相伤害啊……
啊……也不对,我该说什么好呢-_-||
难道应该说……伤口好痛?
临也被自己羞耻的话陷入了一个坑。

“你居然还有羞耻心吗?”

……
可以,小静的这句话又开始让临也陷入了一个坑。
静雄慢慢的压了一下临也的大腿。

哎呦我去小静你可真会找好地方碰。

眼泪在临也眼眶中打转,好了我仅凭这句话你就可以想象被饮料机压过的肌肉有多痛,而且这tm还是那个每天活蹦乱跳,无恶不作,生性顽劣,令人头疼的情报贩子折原临也,临也啊我叫你逞能……
“呵……哈哈哈……很痛吧?临也?”静雄大概是觉得有月光的陪衬下,不搞一搞临也就有点浪费了。
临也怎么会在静雄面前哭出来呢?
“哈?  小静麻烦你不要用这种对我毫无攻击力的话来挑战我,毕竟这种话从你嘴里说出来……”
临也刚想说一句好恶心哦,就马上被静雄压的疼的说不出话。
临也快哭了……

嗯……临也哭了。
他小声的喘着气,切,没办法了吧,哭的样子被小静看到了啊。啊,真的……好羞耻。
静雄干脆就贴在临也身上了,临也来的时候就是来找一顿打的,其实本身就没想过反抗,然而现在只是被碰了两下大腿就疼到没力气了。
以及他头上的伤口又裂开了,这只能怪自己拆了胶布。

算了,反正我就是来找死的。
静雄现在很强势了,顺便抢过了临也的小刀,一边露出阴吹斯汀的笑,一边开始虐待临也。

小静呦,你是不是被气疯了呢。
这家伙居然在割临也的伤口,就拿着那把闪着特殊材料特有的蓝光的小刀。
临也再也忍不住疼痛感了,这简直要血命了。
“小、小静……够了吧?”临也觉得自己的大脑变得奇怪了,是疼到缺氧了吧。
他脑子里现在就是啊……我大概会死吧这样的。

临也现在觉得嘴唇很干,他唯一有的清醒意识就是自己快死了,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疼到嚎不出声……

“临也,现在你的小刀上面可是沾着你的血呢。”
静雄舔了一口那把刀上的血,临也微微睁开眼看到有一个凌乱的头发是黄色的人骑在自己身上俯视着自己,嗯其实这场景就是一个池袋暴君蔑视着一个狼狈不堪的情报贩子。
临也认输了,他苦笑着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不想让眼泪流到伤口上,诶……我为什么要哭,原来我怕疼吗,可是为什么不想反抗,因为自己喜欢被这样对待吗?
好想骂人啊,可是发不出声诶……
“哈……”
小静你总不能不让我喘气吧。
嗯……折原临也人生第一次竟输给了那个自己看来很没脑子的小静。
“临也啊,你要是觉得疼可以向我求饶,说不定我会放了你哦。”
小静你是有多想虐待我啊-_-||

“哈……小静啊,你干脆弄死我好了。”临也好不容易挤出一个令人作呕的微笑。
“嗯对啊本来想把你扔下去的,但是临也你不配享受这种毫无痛苦的死亡。”静雄慢慢收回了那种略带病态的表情。
他俯下了身体看了看临也的伤口,还在冒血呢……可是那种红到令人发毛的血的颜色在小静看来居然……

觉得……
很想喝?

◢三◣

临也只觉得头上有了湿腻感……特别是觉得有种自带液体的触手一样的东西不停的缠在自己的伤口处,是不是搅来搅去这个词更合适?

恶心。
临也不是在说静雄,而是觉得享受现状的自己简直就是笔池。

再这样下去临也会被自己恶心死的,可是伤口慢慢在凝固血啊。
不断有水和皮肤接触的滑腻的略带“啪啪啪”的声音从临也耳朵钻进去。
小静……
“临也你知道吗,我晚上还没有吃饭。”
静雄擦了擦嘴角的红色。

临也已经被虐到睁不开眼了……
……
“那个……小……静啊。”
“嗯?”
“我……”
“临也你是想向我求饶?”
“哈……呵呵……不是哦……你可不可以让我更疼一点……只要能让小静高兴,怎么做都是可以的……”

静雄懵逼一秒。
随后扯下了临也的外套,很粗暴的甩出来临也的手机。
“所以说我拍张照也没有意见吧?把手拿开,别挡着眼。”
临也不动。
其实主要是快晕了,快听不见静雄说话了。

嗯……这样也好。
现在死了的话也不会有遗憾吧,那两个小混蛋也不会在乎他们的哥哥吧……反正新罗会去我的葬礼吧,听起来不错呢。
那就上路吧,哈哈,地狱我来找你了哦。

当临也想微笑着往地狱跑时……
诶呦我去真是我里个大艹了。

温热的触感袭上了自己的嘴……感觉肺又开始运动了,刚刚还缺氧呢……现在有气体从口腔进入在不断的供给呼吸。
小静在给我人工呼吸吧……
不行啊,嘴要干死了,临也伸出了舌头钻进了小静的牙齿里面,尽管他仍然是闭着眼的,但觉得自己脸的温度在极速升高,血管要喷出血一样,
在不断交缠的过程中,他觉得自己变得越来越恶心了 。
嘛……反正自己被小静救活了。
临也好像有了一点主动性,一下子搂过小静的脖子,交缠的更加激烈……有晶莹的液体从嘴角滑落……
静雄撩起临也的薄t恤衫,说了一句

一会不要叫太大声哦,会被别人听到的。

手慢慢的往临也的裤子里面摸索着……
“临也,可以开始做了吗?”


“不可以呢……小静。”
“为什么啊?”
“别忘了我们是在骗文章收视率啊😂”
“哦哦对哦😂我差点忘了。”

END